1. <rp id="g3yu9"><meter id="g3yu9"></meter></rp><rt id="g3yu9"></rt>

    <ruby id="g3yu9"><progress id="g3yu9"></progress></ruby>
    <tt id="g3yu9"><noscript id="g3yu9"></noscript></tt>
  2. <rt id="g3yu9"></rt>
    <ruby id="g3yu9"></ruby>
      <rt id="g3yu9"></rt>
      <cite id="g3yu9"><span id="g3yu9"></span></cite>
      1. <strong id="g3yu9"></strong>

        石大文苑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石大文苑 > 正文
        曠古的蟬鳴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2-20 20:32:12點擊數:字號: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我要評論 0
        審核人 新聞中心總編室

        且聽那長夏歡躍又惆悵的詠嘆調。

        起伏交錯的蟬鳴回蕩,穿過枝梢流云的是埋藏數年以后的生命跫音。蟬把自己的過去響亮地唱予世界,將深土的沉穩繼承。才有這一曠古的聲嘶力竭。

        區區蟬蟲已通透繼承的真諦,明白需要過去的緘默,才有聲震人間的耀眼。

        于我們自己,不該反思一下我們為什么要繼承嗎?

        朱良志先生就極力推崇蒼古之境,美譽其“以時間的回復實現了空間的超越”。繼承過去,沿著歷史長河溯回而上,得以延續文化弘揚精神,進而實現橫向的超越。

        繼承是在為文化筑基,是現代文化認同與審美偏好的發展基礎,也是審美意識的回歸循環。從最初孔子的“仁禮”到孟子的“仁愛”,接兒董仲舒的天人合一,再到陳朱理學格物致知的心血,一路延伸到近代的新儒學;可見名家都是在繼承前人的思想精髓的基礎上才進行縱向發展。再看老莊的順應自然,無為而治,墨翟的兼愛非攻,佛門的因緣般若;若莫不是有著各自的影子,實現了橫向的廣度發展。繼承將文化延續構建得立體,讓中華文明在清晰的框架中填充,進而光大。

        而繼承文化是表,接遞思想的薪火是實。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般的愜意自在的心境,從竹林七賢便一直傳遞下來?!皹渖顣r見鹿,溪午不聞鐘”,要是李白心里沒有那“且放白鹿青崖間”的自在灑脫(源于魏晉風流),哪來林鹿的靈動活潑?再如“笑時猶帶嶺梅香”,“掬水月在手”,哪里不體現超然宏大的胸襟呢?閑看花開,靜待花落,“賭書消得潑茶香”,甚至是現代,繁雜忙碌的城市生活,也逼得人們渴望著心中的遠方。這些詩句與渴望,難道不源自更遠的過去嗎?

        鮮活的繼承更是崩裂自曠古的再生。為了適應時代的突轉流變,繼承在被一代代的利用中形成了自己的時代特色。而現代化的繼承不是一味求變或是糊涂地追求表象。過去之物之所以有無可比擬的現代意義,是其本身就凝聚著超越時代的思想內涵。比如漢服文化,許多人有著對它外表的喜愛,卻少有追究其演變與細節的,甚至有和韓服、和服混淆者。只停留在美的視角層次,是無法真正欣賞這、由衷贊美亙古千載的文化傳統的,因而也不具備獨立的鑒賞能力,只能成為潮流的附庸。由此,我們更應像魯迅先生說的那樣“運用腦髓,放出眼光”。

        深埋土里的蟬,不僅是自己的十幾年,更是大地長久的靜默都在一下南來的熏風中被詠唱出來,我們焉知那最深的靜默中不曾有繼承千年的曠古智慧?

        【 作者:周天宇 來自:新能源學院  責任編輯:馬曉明 審核:新聞中心總編室】

        關閉

        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。
      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。
      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       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         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        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聯系電話:(0532)86983218

        網站維護:中國石油大學(華東)創造太陽網學生工作室

        地址:青島市黃島區長江西路66號 郵編:266580

        山東省東營市東營區北一路739號 郵編:257061

       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-视频-在线观看-资源网